他抬了抬眼发现颂汶他那几人的面色已经难看到

 这间房处于二层,阳台的下面就是游泳池,苏锐倒是不担心这个瘦猴会被摔死。
 
    果然,很快传来了落水的声音。
 
    虽然两米多深的泳池抵消了一些冲击力,但是瘦猴这么一摔,脑袋还是重重的磕到了泳池底部,把他撞的眼冒金星,七荤八素。
 
    这货连续呛了很多口水,差点没死在泳池里面。
 
    苏锐的那一脚抽断了他很多根肋骨,让这货疼的完全上不了岸。
 
    此时,那个胖子还呆在房间里面呢,他的关节被苏锐硬生生的扭断,疼的死去活来。
 
    可是,为了避免影响,苏锐偏偏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巴,让这胖子的声音只能在嗓子眼里面徘徊,完全发不出来。
 
    “就凭你这样,还敢瞎得瑟?”苏锐微微一笑:“下次出来泡妞之前,最好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不然的话……你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听了这话,这胖子身上的汗水再度冒出了许多,苏锐虽然在微笑,但是他分明从对方的表情之中感受到了一股阴森的意味来!
 
    “给颂汶他那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给我道歉。”夜莺忽然开口了。
 
    这句话是她临场发挥,但是却和苏锐的想法完全一致。
 
    而且,以苏锐现在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合适,通过夜莺之口来说就没问题了。
 
    “听到了吗?”苏锐说罢,直接抓住这胖子的断臂,猛然这么一扯!
 
    后者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他的身体也像是个抛物线一样,精准无比的坠落泳池。
 
    先前落水的瘦猴正准备努力的往泳池上爬呢,结果胖子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泳池中激起了巨大的浪花!
 
    这两人终于双双晕了过去!
 
    苏锐懒得管这么多,把窗户关好,窗帘也拉上:“好了,我们现在可以睡个回笼觉了。”
 
    夜莺比他还要利索,已经回到床上躺好了。
 
    一个睡裙美女就这样躺在面前,大早上的,还真是让人血脉贲张啊。
 
    苏锐咳嗽了两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然后躺在了夜莺的旁边。
 
    只是这样一来,两人都没有了多少睡意。
 
    夜莺闭着眼睛,看似呼吸平稳,但是时不时的抬头看向苏锐的位置。
 
    苏锐没睁眼,但他也仍旧知道夜莺在做什么,笑呵呵的说道:“看什么看?”
 
    夜莺忽然拉起了苏锐的胳膊,说道:“我们去游泳吧?”
 
    “为什么啊?”苏锐苦笑着说道:“大姐,你一早上发什么神经?”
 
    “我觉得我不能再拖后腿了。”夜莺的表情很认真:“如果下次你不在身边的话,我又该怎么办?”
 
    这句话说得确实也很在理。
 
    “等晚上吧。”苏锐答应了夜莺,“白天太晒了,晚上练完了还能好好休息。”
 
    “说话算数。”夜莺说道。
 
    “这算不算数并不在我,而在龙和会。”苏锐笑了起来:“不过我估计晚上你八成练不成游泳了,他们肯定会请客吃饭赔礼道歉的。”
 
    夜莺反而摇了摇头:“万一不是请客吃饭,而是变本加厉呢?”
 
    苏锐听了这句话,便知道夜莺现在已经在“戒备心”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了。
 
    樊海珏的用力过猛,让夜莺现在很难去相信别人了。
 
    苏锐苦笑着,他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
 
    两人在房间里面补了一天的觉,等到了下午,果不其然,颂汶他那副会长亲自过来了。
 
    这个男人看起来都五十好几岁了,干干瘦瘦,头发半百,压根就没有什么黑道大佬的气质。
 
    按理说,这龙和会在谷麦市的地下世界也算是前五的存在,其中的一个副会长怎么可能像个毫无气势的普通人呢?
 
    苏锐一见面就发觉,夜莺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个颂汶他那一定只是个普通的小负责人罢了,为了显得好听,在故意在夜莺面前冠以“副会长”的称呼。
 
    这也太不重视太阳神殿的来客了吧?毕竟从名义上来讲,这个龙和会算是太阳神殿的附庸,一个附庸如此嚣张,不把主家放在眼中,实在是不合常理了些。
 
    就算是他们把夜莺当成了太阳神殿某个高层的“情人”,可后者毕竟还是顶着个“特使”的名头,龙和会如此不知礼数,只能说明他们要么是已经膨胀到极点了,要么是还有别的鬼心思。
 
    “夜莺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我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恶劣的事情,这是我对手下管教不严所致,请您责罚!”颂汶他那说道。
 
    这个老家伙看起来还挺诚恳的。
 
    只是,这货穿着花花绿绿的短袖和裤衩,脚上蹬着一双人字拖,在他这个年纪配上这样的衣着,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为了表示诚意,这个颂汶他那副会长把胖子和瘦猴都带来了,两人鼻青脸肿的,被五花大绑,正乖乖的跪在地上呢。
 
    这苦肉计演的,也真是不容易。
 
    “你想让我怎么责罚他们?”夜莺冰冰冷冷的问道。
 
    而苏锐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一直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颇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颂汶他那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他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但是瘦猴和胖子都是此人所打伤的,说明他的实力非常强悍,绝对不可掉以轻心。
 
    而且,此人极有可能是夜莺小姐的保镖,不过,这个小情人却和她的保镖搞在了一起,这还真是够戏剧性的。
 
    毕竟,瘦猴和胖子被打的时候,这个年轻男人只是穿着一条大裤衩,而夜莺也穿着十分性感的睡衣,这孤男寡女的在房间里面,要是不干那种事情绝对不可能!
 
    颂汶他那认为自己基本摸清夜莺的底细了,他本意是不想和夜莺有太多的冲突的,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恭恭敬敬的把这位女神给送走,就一切太平了,难道她还能在谷麦市住上好几个月吗?
 
    没想到的是,这个瘦猴和胖子竟然按捺不住的动手了,在这种情况下,无疑给颂汶他那增加了很多的麻烦。
 
    他确实不是龙和会的高层,就是个小头目而已,上头派他伪装成副会长,纯粹是为了面子上好看——所以,乍伦那些龙和会的高层人物,没有一人是重视夜莺的。
 
    颂汶他那看着夜莺,眼睛里面闪过了浓浓的惊艳之色,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到了让他这一把年纪都无法淡定的程度了。
 
    在这一刻,他忽然理解了两个手下的做法了。
 
    换做是他的话,也可能犯下同样的错误呢。
 
    “责罚?”夜莺冷冷的说道:“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既然你们主动要责罚,那么就把他们变成太监好了,这样我就开心了。”
 
    变成太监!
 
    夜莺说完,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好像刚刚说出的那种狠话没有让她的心理产生任何的波动。
 
    苏锐仍旧翘着二郎腿玩游戏,他抬了抬眼,发现颂汶他那几人的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希望自己变成太监的!
 
    颂汶他那的表情阴晴变幻了一下,然后陪着笑脸说道:“夜莺小姐,您是在开玩笑说气话吗?”
 
    “我在开玩笑?”夜莺冷冷的说道:“你觉得我像吗?”
 
    其实,无论是苏锐,还是夜莺,在他们看来,把这种对女人用强的男人给变成太监都是不为过的做法。
 
    如果把夜莺换成其他不会功夫的女人,遭到了他们那种惨无人道的对待,说不定会悲愤的自杀的!
 
    “颂汶他那副会长,你这样可就不对了。”这时候,苏锐懒洋洋的开口了,他把手机放到了一旁,用指甲刀修剪着指甲,连头都没抬,便说道:“你们主动把人五花大绑着要来让夜莺责罚,可是,当夜莺小姐提出把他们变成太监的时候,你竟然还不同意,那么,你们的诚意去哪里了呢?”
 
    苏锐的一番话让颂汶他那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一个小小的保镖,横什么横?在谷麦市的地盘上,也敢这样跟他说话?
 
    不过,想到苏锐那强悍的身手,颂汶他那也是忍住了发火的冲动。
 
    “那变成太监也太狠了点。”颂汶他那说道:“而且,这点事情,不至于受到这么重的惩罚,连男人都做不成,换做是你,你愿意吗?”
 
    他不敢用这种语气跟夜莺讲话,但是却敢跟苏锐这样讲。
 
    “很好。”苏锐摇头一笑,然后开始缓缓的站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颂汶他那本能的往后面退了一步。
 
    “让你们的会长来见我。”苏锐说道:“太阳神殿的客人,你们就这么怠慢的?”
 
    “你算是哪根葱,也算是太阳神殿的客人,也想见到我们的会长?”颂汶他那终于暴露了真面目。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