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昨天晚上的大海之中她就已经彻底的放开了

“你不怕我累死?”苏锐说道。
 
    “这点运动量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事吧。”夜莺明知道苏锐是故意的,于是她也不做出让步。
 
    “喂,你的泳裤又被大海冲走了。”苏锐的目光下移,忽然说道。
 
    “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听到苏锐这样讲,夜莺本能的立刻捂住了小腹。
 
    不过下一秒她就意识到苏锐是故意的了,泳裤还好端端的系在腰间呢。
 
    “流氓,你骗我。”夜莺的双颊血红,她还未说完,苏锐就已经大笑着跑出去了。
 
    两人在海滩上追逐了起来。
 
    儿时总喜欢追逐打闹,可是一旦长大了,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种行为太孩子气了。
 
    此时的夜莺倒是没想这么多,奔跑在这沙滩上,和前方的男人打打闹闹,是她最想要的生活。
 
    而眼下,这种生活正在发生着,她要珍惜好每一分,每一秒。
 
    这个点儿,海滩上还是有不少游客在乘凉的,可是,他们看着追逐打闹的一男一女,目瞪口呆。
 
    这体力也太好了吧?从东边跑到西边,再从西边跑到东边,都十几个来回了!
 
    你们特么的是在打打闹闹,还是在十公里越野?
 
    这画风清奇的让人不知道该发表什么评论才好!
 
    那个男人也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你让人家姑娘追上你怎么了?非得跑这么远?尴尬不尴尬?
 
    两人跑了将近一个小时,愣是把海滩上的很多游客都给跑困了。
 
    游客越来越少,苏锐却发现,夜莺还是没有半点罢休的意思:“我的大小姐,你在搞什么啊,怎么就不停下来呢?”
 
    在海里没多少体力的夜莺,这时候却显得持久无比,竟一直都能跟上苏锐的速度。
 
    “谁让你不停下来啊。”夜莺有点恼火,苏锐也太不给她面子了——是谁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的?站出来,看本姑娘不打死你!追了一个小时都没追到好不好!
 
    终于,苏锐体力不支了,减缓了速度,转过脸来。
 
    就在这时候,夜莺拔地而起,瞬间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把苏锐给扑倒在地。
 
    苏锐抱着夜莺的腰,仰面倒在了沙滩上,而夜莺也没控制好力道,柔软的红唇竟然印在了苏锐的嘴巴上面。
 
    这一下,夜莺的俏脸顿时通红了。
 
    抱着一个脸蛋给力身材更给力的大美妞儿,苏锐浑身僵硬无比。
 
 第2257章 我要见的是乍伦!
 
    <script>("readerfs").classna = "rfs_" + rsetdef()[3]</script>
 
    夜色下的海滩很舒爽,可是,苏锐现在确实享受着幸福的痛苦。
 
    夜莺就在他的怀里面,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这个姿势真是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刚刚嘴唇碰在一起,其实虽然巧合,但并不算多么的唯美,甚至还有点疼。
 
    但是,两人的鼻尖已经互相挤着了,四目相对,都能够看到彼此眼睛里面的如水目光。
 
    夜莺趴在苏锐的身上,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明显急促了一些。
 
    而苏锐呢,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小受性格就会发挥作用,浑身僵硬着,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也完全没有任何主动进攻的意思。
 
    “苏锐。”夜莺轻声说道。
 
    她是本能的说出了这一句,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嗯?”苏锐答应了一声。
 
    夜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在这男女关系方面,她连新手村都还没出呢。
 
    在夜莺的眼中,现在是夜色,海风,沙滩,还有一个极有好感的男人。
 
    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好极了。
 
    夜莺忽然闭上了眼睛,然后她的红唇再度贴上了苏锐的嘴唇。
 
    动作生涩,但是这一切并不陌生,遵循本能并没有什么难的。
 
    景美人好,水到渠成。
 
    夜莺都主动进攻了,苏小受这个家伙自然不可能反抗,这货浑身僵硬,甚至忘了去配合,他几乎每次的表现都像是第一次,让人真想打死他。
 
    此刻,夜色下的夜莺是真的情动了。
 
    她闭着眼睛,感受着苏锐嘴唇的温度,两人从相识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眼前回放着。
 
    两人最初一见面并不对付,夜莺当时还各种找苏锐的麻烦,直到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两人才慢慢的放下芥蒂,互相救了对方好几次,然后成为了最值得彼此信任的战友。
 
    直到现在。
 
    若是时间倒退一年,让夜莺提前看到此时所发生的场面,肯定一百个不相信——自己怎么可能和仇人这样抱在一起?
 
    可是,人生就是那么的奇妙,或许在此之前你觉得种种不顺眼的人,现在看起来却会无比的舒服和亲切。
 
    甚至,你可能会把他当成这个世界上最愿意亲近的人。
 
    在异国他乡的海边,夜莺没有任何的压力,早在昨天晚上的大海之中,她就已经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的束缚。
 
    接吻这种事情,从生涩到熟练,其实只需要十秒钟。
 
    情到深处,每个人都能成为熟练的老司机。
 
    苏锐同样如此,他的手终于不再像之前一样僵硬了,而是开始缓缓的游走起来。
 
    虽然这游走的动作不那么流畅,但至少代表着苏小受的性格开始出现了进一步的解封。
 
    不过,这时候,还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这一男一女呢。
 
    他们看着苏锐和夜莺从东跑到西,从西跑到东,眼珠子都累了,这两人终于不跑了,反而开始亲了起来。
 
    于是,这群看客们都觉得如释重负,奶奶的,好像是心中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
 
    更有甚者,竟然开始鼓掌叫好了。
 
    一时间,沙滩上的口哨声叫喊声竟然此起彼伏!一浪还比一浪高!
 
    这是什么节奏?
 
    此时苏锐的手正停留在夜莺的后背上呢,后者也被吻的气喘吁吁,满面含羞。
 
    就在这时候竟然有人鼓掌?
 
    被从梦想拉回了现实,夜莺的俏脸顿时变得滚烫滚烫!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