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开始就以动手狠辣出名被他打伤致残的对手

这货应该是练过的,手臂和腿上都有着不少伤疤,看样子,他的战斗力在龙和会内部应该算是比较靠前的了。
 
    “我的手下今天冒犯了夜莺小姐,现在特地来道歉。”巴松说道。
 
    尽管他现在对苏锐很不爽,但是此时必须表现的诚恳一些。
 
    “那个叫颂汶他那的家伙也说自己是来道歉的,可结果呢?明明就是兴师问罪!”苏锐冷冷的盯着巴松:“你不会也是这样的吧?”
 
    “我已经备下了一桌酒宴,请夜莺小姐和先生你赏光。”巴松努力压住心中的怒意,面不改色的说道。
 
    “这大晚上的,就不吃饭了吧。”苏锐嘲讽的看着他:“夜莺小姐那么漂亮,我还担心你们一群人晚上会有非分之想呢。”
 
    这句话真是丝毫不给面子,让巴松的面色难看无比。
 
    事实上,他已经是龙和会内部最有前途的大佬了,最近几年时间,由于他的加入,帮会开疆拓土的速度大大加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乍伦年纪大了退下来之后,巴松妥妥的会接任会长之位!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出面向夜莺道歉,也很大程度上表明了龙和会的态度了。
 
    巴松此人好勇斗狠,出手毒辣,外面仇家不少,内部的下属们也是对他又敬又怕。
 
    苏锐一眼就能看出来此人的秉性到底如何,他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请进吧。”
 
    夜莺已经提前换好了一身夏装,正站在窗户边上,背对着此处。
 
    “我已经订下了一桌宴席,还请夜莺小姐赏光。”巴松鞠躬说道。
 
    “你来了没用。”夜莺的声音冷冷:“我要见的是乍伦。”
 
 第2258章 特殊的吃饭地点
 
    我要见的是乍伦,不是你。
 
    夜莺的这句话无疑让巴松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你的地位不够,我只和地位和我相当的人来谈!
 
    哪怕你仅仅是来道歉,也是没有资格的!
 
    听到夜莺这种话,稍稍有点自尊心的男人都会觉得十分的不爽。
 
    巴松的面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好歹也是龙合会开疆拓土的最大功臣,更是下一任会长的唯一人选。在这种情况下,夜莺竟然如此的轻视他,巴松的心里岂会好过?
 
    看着巴松阴沉下来的面色,苏锐笑了起来,他说道:“你看,我先前就说你是没有道歉的诚意的,被我们夜莺小姐稍稍说个几句,你就不开心了,这和颂汶他那也没什么区别啊。”
 
    巴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以此平复心中的怒意,他看了苏锐一眼,然后转而盯着夜莺的背影,说道:“夜莺小姐,我已经是乍伦会长手下的第一人了,也是下一任会长的接替人选,所以我认为我道歉是有诚意的,也是能够代表龙和会的。”
 
    夜莺并没有回转过脸来,苏锐听了这话,则是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你能不能代表龙和会,我觉得你说了不算,我们夜莺小姐说了才算。”
 
    夜莺微微颔首,说道:“我要见乍伦,我来到谷麦这么久,他这个最高负责人都还不露面,这是什么态度?”
 
    这一番话有理有据,平淡的语气之中透着强势的意味。
 
    巴松开始觉得这个夜莺小姐应该并不是个简单的花瓶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打量了夜莺一下,他知道现在再坚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不如就给对方一个面子,先恭恭敬敬的道个歉,把她请到酒席上,至于夜莺在酒席上给不给他面子,这个就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毕竟这个女人也是太阳神某个高层的情人,虽然现在不得宠,但是万一回去吹吹枕边风,龙和会这边恐怕也不会太好过。
 
    想到这里,巴松转而换了个语气,说道:“夜莺小姐,乍伦会长最近在忙些别的事情,但是一会儿的酒席他是肯定会出席的,请您一定要赏光。”
 
    “既然这样,那好吧,你们先出去,在楼下等我,我换件衣服。”夜莺说道。
 
    她的话语很强势,根本没有给巴松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后者只能点了点头,带着一肚子气退出了房间。
 
    在巴松看来,换衣服之类的话,根本就是说辞而已,夜莺那一身漂亮夏装穿的整整齐齐,还换个什么衣服?
 
    借口!
 
    她一定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和身边那个年轻保镖商量此事!
 
    关上了门,巴松的面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的主人,就是苏锐。
 
    巴松自己是打手出身,从一开始就以动手狠辣出名,被他打伤致残的对手不知道有多少个,可是,当他在面对苏锐的时候,本能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深不可测!
 
    巴松相信,这应该不是错觉,那个男人看起来稀松平常,可是,颂汶他那和其几个手下全部都是败在苏锐的手底下!甚至没有一人能够走过一招!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夜莺小姐这是动了雷霆之怒,要以此来逼出乍伦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能玩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巴松面容阴狠的进入了电梯。
 
    他虽然是著名的狠人,但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莽撞之徒,否则也根本不可能到达今天的高度。
 
    但是跟巴
    苏锐的老脸微红,咳嗽了两声。
 
    他倒是没有把眼光挪开,要是挪开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怂了,太受了?
 
    夜莺的夏装里面是一套白色的运动内衣,紧身而利落,和她健美的身材十分的搭配。
 
    苏锐只是看了两眼而已,就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他的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先前两人在沙滩上擦枪走火的情形,一时间,身体内部的火苗又要再度燃烧起来了。
 
    夜莺脱掉了夏装,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套黑色紧身衣换上。
 
    和她以往的紧身皮衣不同,这件衣服是速干的材质,穿在身上非常方便运动。
 
    苏锐并没有授意她这么做,夜莺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预见到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危险这个姑娘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进步着。
 
    夜莺换好了衣服,显得非常的运动,但是苏锐却立刻移开了目光这货最近的定力着实有点退步,这不,又有种流鼻血的冲动了。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